在线客服
皇冠现金投注微信公众号

皇冠现金投注网址

皇冠现金投注网址

浙江、江苏两大危废产生和处置地区危废市场情况梳理(2017年)
作者:admin时间:2018-8-22 16:27:16

  本篇报告主要对浙江、江苏两个重要的危废产生和处置大省2017年的危废市场进行详细梳理。

        受环保督察等监管趋严的影响,浙江省2017年11个城市产危量同比增48%至357万吨,宁波嘉兴湖州约占57%,湖州(190%)、丽水(186%)、杭州(88%)、舟山(84%)增速靠前。2017年浙江危废占固废比例提升2.4pct至8%,除了衢州其余地市该比例均超过5%(2017年),浙江作为全国小商品和民营经济最发达的省份,产业结构较分散,总体以电池生产、环保、电镀、基础化工为主。产危量最大的宁波以炼化、基础化工、电镀为主;嘉兴以电子、垃圾焚烧、电镀为主;杭州以基础化工、垃圾焚烧行业为主;湖州聚集全国大量铅酸蓄电池生产企业,产生大量的废铅酸蓄电池危废;金华、台州垃圾焚烧项目较多,产生的焚烧类危废量较多。

        受环保督察等监管趋严的影响,江苏省2017年产危量同比增37%至509万吨,苏州无锡约占42%,南通(101%)、宿迁(89%)、连云港(88%)、泰州(44%)增速靠前。2017年江苏危废占固废比例提升0.6pct至4.2%,基础化工及电子行业发达的苏州、无锡、南通、泰州产危量占工业固废比例均超过5%,农药及染料较多的盐城连云港危废产量或低估。产危种类中废酸(HW34)、含铜废物(HW22)及表面处理废物(HW17)占比最高,合计达50%,其中废酸(HW34)主要由基础化工行业产生,含铜废物(HW22)主要由电子行业产生;HW17(表面处理污泥)主要由电镀行业、金属及塑料表面酸(碱)洗等生产工艺产生。

01

浙江: 

铅酸电池及垃圾焚烧危废较多!


浙江危废情况

        浙江省危废资质核发量达824万吨,贮存占25%。

        截止到2018年7月浙江省危废资质核发量达824万吨,杭州湖州宁波约占50%。其中,资源化核发资质492万吨,占总资质的比例高达60%;贮存205万吨,占比约25%;水泥窑协同处置49万吨,占比约6%;无害化(没明确区分焚烧or填埋)处置36万吨,纯焚烧26万吨,浙江焚烧填埋资质较为稀缺(占比7.5%),贮存资质占比较高,这与大量的废铅酸蓄电池通过贮存的方式处理有关。浙江省无害化资质利用率高,资源化资质相对充裕。


        2017年跨省转出危废约175万吨,集中去安徽/江西。

        2017年浙江省跨省转出危废量175万吨,占浙江省产危量的49%。从接受浙江危废省份来看,2017年安徽/江西两省合计接收浙江危废115.6万吨,占浙江转出危废量的66%。

        从转出危废种类来看,其他废物(HW49,主要是废铅酸蓄电池,86万吨)、表面处理污泥(HW17,电镀污泥,56.5万吨),两者合计约占转出量81%,我们预计2017年转出废铅酸蓄电池很可能是来自上一年贮存的废铅酸蓄电池,安徽省2018年将收紧危废转入情况。


        Top10市占率25.6%,“个体户”掌握58%的产能待整合。

        浙江省拿证企业中top10市占率达到25.6%,其中东方园林31.7万吨(资源化),市占率3.8%;臻德环保27.8万吨(资源化,处理油泥及乳化液),市占率3.4%;舟山港海通船舶24万吨(资源化,处理油泥及乳化液),市占率2.9%;净源循环环保22万吨(资源化,处理废酸废碱),市占率2.7%。浙江省top10的无害化资质达34.3万吨,占全省无害化资质的31%,资源化占比32%。

        此外,浙江省危废处理企业中第一大股东是自然人(相当于“个体户”)的资质量合计达480万吨,占本省资质量的58%,一般该类处理企业处理危废种类单一,设施相对简陋,监管成本较高,未来不排除被整合的可能。

报告正文


2017年浙江省11市危废量同比增48%至357万吨

根据可获得数据的11个地市数据,2017年浙江省危废产量约357万吨,同比增48%,宁波/嘉兴/杭州合计产危占57%;可获得数据的11个地市中除了绍兴和金华未披露最新数据的地市,剩下地市2017年产危量都出现不同程度的增加,其中湖州(190%)、丽水(186%)、杭州(88%)、舟山(84%)增速靠前。

中小企业聚集地,危废占一般工业固废比例提升至8%

2015-2017年浙江省危废占一般工业固废的比例分别为4.5%、5.6%、8%,除了衢州其余地市产危量占一般工业固废比例均超过5%(2017年)。根据发达国家经验,该比例均值为3%,浙江作为全国小商品和民营经济最发达的省份,产业结构较分散,总体以电池生产、环保、电镀、基础化工为主。

产危量最大的宁波以炼化、基础化工、电镀为主;嘉兴以电子、环保类行业(垃圾焚烧)、电镀为主;杭州以基础化工、环保类(垃圾焚烧)行业为主;湖州聚集全国大量铅酸蓄电池生产企业(天能动力等),产生大量废铅酸蓄电池危废;金华、台州垃圾焚烧项目较多,产生的焚烧类危废量(飞灰)较多。

焚烧残渣+废铅酸蓄电池占浙江危废比例达51%

根据2016-2017年浙江5个地市样本的情况,焚烧处置残渣(HW18,垃圾焚烧飞灰,25.6万吨)/其他废物(HW49,主要是废铅酸蓄电池,20.9万吨)/表面处理废物(HW17,电镀污泥,15.5万吨),是浙江产危量靠前的3大危废种类,前2大类占比达51%。

  • 湖州市(2017年数据):产危量较多的分别是其他废物(HW49,铅酸废电池,15.2万吨)/焚烧处理残渣(HW18,7.1万吨)/表面处理废物(HW17,5万吨)/废酸(HW34,3万吨)/含铅废物(HW31,1.2万吨);

  • 台州市(2017年数据):产危量较多的分别是焚烧处理残渣(HW18,10.2万吨)/医药废物(HW02,5.2万吨)/表面处理废物(HW17,4.2万吨)/有机溶剂废物(HW06,1.5万吨)/其他废物(HW49,1.1万吨);

  • 金华市(2016年数据):产危量较多的分别是焚烧处理残渣(HW18,6.9万吨)/表面处理废物(HW17,6.1万吨)/其他废物(HW49,4.2万吨)/含铅废物(HW31,1.4万吨)/废酸(HW34,1.1万吨);

  • 舟山市(2017年数据):产危量较多的分别是乳化液(HW09,13.6万吨)/焚烧处置残渣(HW18,1.3万吨)/废矿物油(HW08,0.7万吨)/其他废物(HW49,0.5万吨);

  • 衢州市(2017年数据):产危量较多的分别是废碱(HW35,0.9万吨)/乳化液(HW09,0.6万吨)/含有机卤化物废物(HW45,0.5万吨)/表面处理废物(HW17,0.3万吨)/精馏残渣(HW11,0.22万吨)

浙江省产危以垃圾发电/电池/电镀类为主

浙江省产生大量的焚烧类残渣(HW18),主要由垃圾焚烧行业产生(飞灰),但从垃圾焚烧投运产能来看,目前(截止18年6月)浙江省投运产能(4.27万吨/日)仅占全国(39.3万吨/日)的11%左右(低于江苏(4.96万吨/日)、广东(4.5万吨/日)),却公布了大量的垃圾焚烧残渣(HW18)(比江苏、广东多),我们认为这与浙江省对生活垃圾焚烧的监管力度较严有关。

HW49主要由铅酸蓄电池生产企业产生的废酸酸蓄电池,浙江省集聚了包括湖州天能、超威、立伴,杭州南都电源、万家万好等全国型铅酸蓄电池生产企业。另外,浙江省中小电镀企业较多,产生较大量的电镀污泥(HW17)危废。

危废产能:贮存占25%,“个体户”掌握58%产能待整合

截止到2018年7月浙江省已核发危废资质824万吨,杭州(166万吨)/湖州(109万吨)/宁波(106万吨)/温州(85万吨)/嘉兴(85万吨)/绍兴(81万吨)/金华(61万吨)危废资质量超过50万吨。

目前浙江省危废产能达824万吨,杭州湖州宁波占46%

从可获得数据的各地市危废产量及资质量来看,浙江省危废资质量约为产生量的2.3倍。分区域看危废产量/危废资质产能比例:

  • 温州(20%)/衢州(24%)/杭州(28%)/湖州(30%)/金华(34%)占比较低,危废资质供给量相对充裕;

  • 宁波危废产生量/危废资质量约为97%,危废处理产能供给相对紧张;

  • 嘉兴及台州危废产量/危废资质量分别为64%和73%,危废产能供给适中;


资源化&无害化

浙江省核发资质以资源化为主,目前资源化核发资质492万吨,占总资质的比例高达60%;此外,贮存205万吨(主要贮存废铅酸蓄电池,小部分贮存废酸),占比约25%;水泥窑协同处置资质49万吨(杭州富阳南方(8万吨/年)、杭州富阳双隆(10万吨/年)、湖州明镜环保(10万吨/年)、金华红狮环保(13万吨/年)),占总资质量的6%;

无害化(没明确区分焚烧or填埋)资质36万吨,占总资质量的4%;纯焚烧类资质26万吨,占总资质量的3%。4个拿证水泥窑协同处置项目处置种类较多(最少的10种,最多的18种)。

资质区域分布:

  • 每个地市都有资源化&贮存资质,资源化资质集中在杭州、宁波、嘉兴市;贮存资质集中在湖州、温州市;

  • 湖州贮存资质占64%,主要贮存废铅酸蓄电池(HW49);

  • 部分地市无害化资质相对稀缺,例如丽水、嘉兴、衢州、舟山;

资质种类

浙江省危废种类中前5位的其他废物(HW49,255万吨,占总资质的31%)/废酸(HW34,92万吨,占总资质的11%)/表面处理废物(HW17,76万吨,占总资质的9%)/含油污泥(HW08,73万吨,占总资质的9%)/乳化液(HW09,52万吨,占总资质的6%),占资质总量合计达到66%,危废资质种类集中度高。

无害化资质偏紧,资源化资质充裕

浙江省无害化资质利用率较高,以台州和杭州为例,均在50%以上;金华+衢州统计了资源化+无害化的资质利用率,总体偏低:

  • 杭州、台州市仅统计了无害化(焚烧+填埋+医废)的资质利用率,台州2015-2016年维持在55%附近,相对较高;若按照环保部公布数据计算,杭州2015年无害化资质利用率高达348%,资质严重超额使用,反映出资质的稀缺性(这也是最近行业供给不断投放,但是景气度还是持续提升原因,很多原来超量处置现在基本不可能,产能没有实质性增加很多)

  • 金华市统计了全部资质的利用率情况,2015-2017年分别是37%和47%;而兰溪红狮环保(水泥窑协同处置)2015-2016年的资质利用率分别是76%和74%,维持高位,当地部分危废焚烧或资源化企业将大量处理尾渣交给红狮环保处理,保障了充足的危废供给量,该合作模式具备较好的复制性;

  • 衢州属于明显的资质超标型城市,2017年衢州产危量仅5.5万吨,但危废资质核发量达23万吨(截止2018年7月),是产危量的4.2倍,导致本市资质利用率偏低。

Top10市占率25.6%,“个体户”掌握58%产能待整合

浙江省拿证企业中top10市占率达到25.6%,其中东方园林31.7万吨(资源化),市占率3.8%;臻德环保27.8万吨(资源化,处理油泥及乳化液),市占率3.4%;舟山港海通船舶24万吨(资源化,处理油泥及乳化液),市占率2.9%;净源循环环保22万吨(资源化,处理废酸废碱),市占率2.7%。浙江省top10的无害化资质达34.3万吨,占全省无害化资质的31%,而资源化占比32%,可见浙江省资源化和无害化资质分布较均衡。

此外,浙江省危废处理企业中第一大股东是自然人(相当于“个体户”)的资质产能合计达480万吨,占本省资质量的58%,一般该类处理企业处理危废种类单一,设施相对简陋,监管成本较高,未来不排除被整合的可能。

分地市来看:

  • 杭州市:浙江环益(19.6万吨,资源化,市占率10%)、富阳双隆(18万吨,水泥窑协同处置,市占率9.3%)、东方园林(15万吨资源化,市占率7.7%)、富阳申能(14.6万吨资源化,市占率7.5%)市占率较高;

  • 湖州市:聚源再生(20万吨贮存,市占率18.3%)、天能电源(15万吨资源化,市占率13.8%)、明镜环保(10万吨水泥窑协同处置,市占率9.2%)市占率较高;

  • 舟山市:臻德环保(27.8万吨资源化,市占率26.2%)、宁波渤川(11万吨资源化,市占率10.4%)、科环新材(10万吨资源化,市占率9.4%)、北仑固废(6.3万吨焚烧+2.9万吨填埋+0.6万吨物化,市占率9.2%);

  • 绍兴市:东方园林(16.7万吨,资源化,市占率20.6%)、浙江龙盛(12万吨无害化+2.6资源化,市占率18.2%))、

跨省转移:转出占49%,含铜废物、表面处理废物为主

浙江省每年都会大量的危废通过跨省转出进行处理,2017年转出量约占本省产生量的49%

从接受的省份来看,安徽、江西接受较大量的废物,但安徽省厅从2017年底出台收紧危废的跨省转入的政策,对浙江省的危废处理形成一定冲击。

2017年跨省转出危废175万吨,集中去安徽/江西;废铅酸蓄电池&表面处理废物占转出比例高达81%

2017年转入浙江危废达39万吨,主要来自江苏(19.8万吨)、上海(10.3万吨),两地转入浙江30.1万吨,占转入量的77%,浙江承担华东地区较大程度危废处置责任。

2017年浙江省跨省转出危废量175万吨,约占浙江省产危量的49%;从接受省份来看,安徽、江西占比较高,两省合计接收浙江危废115.6万吨,占浙江转出危废量的66%。从2017年转出危废种类来看,其他废物(HW49,主要是废铅酸蓄电池)及表面处理废物(HW17,主要是电镀污泥)合计达142.5万吨,占转出量的81%。

浙江省HW49(其他废物,主要是废铅酸蓄电池)在省内大部分通过贮存进行处理,并大量进行跨省转出,对省外处理资质依赖度高。但接受大省安徽省在2017年底特出台文件,明确提出“从事废弃铅蓄电池收集、贮存和转移的单位不得接受省外转入”,文件已于2018年1月1日正式实施,预计浙江省该资质吃紧。

结论(预计):浙江跨省转移的危废主要是HW49(主要是废铅酸蓄电池),该类在浙江省只要是贮存资质,但贮存理论上不可超过1年,因此第二年必须处理掉,因此,我们看到的2017年浙江省跨省转出的危废很可能大部分是2016年贮存在本省的废铅酸蓄电池,因此,我们预计浙江省HW49(废铅酸酸蓄电池)的资质比较紧缺但其他类资质供给结构性(或区域性)错配或稳定运营效果差。


02

江苏: 

农药染料产废或低估!


江苏危废情况

        江苏省危废资质核发量达1,130万吨,无害化占25%。

        截止到2018年1月江苏省危废资质核发量达1,130万吨,苏州无锡约占38%。其中,资源化核发资质758万吨,占总资质的比例高达67%;无害化277万吨,占比约25%;收集90万吨,占比约8%;水泥窑协同处置2.7万吨,江苏省资质以资源化为主。2015-2017年江苏省无害化资质利用率分别为53%/55%/50%,苏州无害化资质利用率在80%左右。


        2017年跨省转出危废约77万吨,集中去浙江/安徽/江西。

        2017年江苏省跨省转出危废量77万吨,占江苏省产危量的15%;接受省外转入量44万吨,占本省产危量8.6%;2018年前6个月跨省转出34万吨,但转入量仅为2万吨,可见江苏省今年在控制危废转入方面力度加强。从接受江苏危废省份来看,2017年浙江/安徽/江西三省合计接收江苏危废49.3万吨,占江苏转出危废量的64%。从转出危废种类来看,含铜废物(HW22,16.4万吨)、表面处理污泥(HW17,11.9万吨)、其他废物(HW49,10.8万吨),三者合计约占转出量的50.8%。江苏其他废物(HW49)转出危废量占产生量的55%,对省外处理资质依赖度高。


        行业集中度较低,top10危废资质市占率仅为10.2%。

        江苏省危废企业中top10市占率仅到10.2%,雅居乐22万吨,市占率1.9%;新宇环保15.3万吨,市占率1.4%;东江环保13.3万吨,市占率1.2%;光大绿色环保9.2万吨,市占率0.8%。江苏省top10的无害化资质达69.1万吨,占全省无害化资质的25%,而资源化资质占比仅6%,可见相对龙头企业更偏好无害化资质,其盈利能力比资源化高。江苏危废处理企业中第一大股东是自然人的产能合计达793万吨, 占比70%,一般该类处理企业处理危废种类单一,设施相对简陋,监管成本较高,未来不排除被整合的可能。

报告正文

2017年江苏省废产量同比增37%至509万吨

受环保督察等监管趋严的影响,2017年江苏省危废产量约509万吨,同比增37%,苏州、无锡合计占比42%,可获得数据的13个地市除了扬州产危来量略降2%,剩下地市产危量都出现不同程度的增加,其中南通(101%)、宿迁(89%)、连云港(88%)、泰州(44%)增速靠前。


危废占比提升至4.2%,盐城连云港危废产量或低估

2015-2017年江苏省危废占一般工业固废的比例分别为3.4%、3.6%、4.2%,其中宿迁、无锡、南通、泰州、苏州产危量占一般工业固废比例均超过5%。根据发达国家经验,该比例均值为3%,苏州、无锡电子行业发达,电子行业是产危大行业;

南通、泰州电子、农药、医药、醋酸生产行业相对发达,产生大量的废酸、精馏残渣等危废;宿迁因为工业固废产生量不大,并引进了例如可成科技(台湾镁合金压铸领导厂商)、浙江天能电池(宿迁)等产危量较大的企业,导致产危比例较高。

其他地区比例较低或存低估可能,例如盐城、连云港作为农药等化工品大市,产危比例仅2%左右,明显偏低


废酸含铜废物占江苏省危废比例最高,达48%

根据2017年江苏省各地市公布的产危种类来看,废酸(HW34)/含铜废物(HW22)/表面处理废物(HW17)/精馏残渣(HW11)/焚烧处置残渣(HW18)/有机溶剂废物(HW06)/其他废物(HW49)占比较高。根据样本(5个地市的情况)估算,HW34(废酸,化工)HW22(含铜废物,PCB行业)分别达到约137、106万吨,是江苏产危量靠前的两大危废种类,合计占比达48%。

  • 苏州市:产危量较多的分别是含铜废物(HW22,38.5万吨,PCB行业)/表面处理废物(HW17,21.5万吨)/废酸(HW34,20.5万吨)/其他废物(HW49,6.7万吨)/有机溶剂废物(HW06,6.6万吨);

  • 南通市:产危量较多的分别是废酸(HW34,13.3万吨)/焚烧处置残渣(HW18,11万吨)/表面处理废物(HW17,6.6万吨)/有机溶剂废物(HW06,4.6万吨)/精馏残渣(HW11,3.1万吨);

  • 徐州市:产危量较多的分别是精馏残渣(HW11,12.3万吨)/焚烧处置残渣(HW18,4.8万吨)/含铜废物(HW22,1.3万吨)/农药废物(HW04,0.44万吨)/废酸(HW34,0.41万吨);

  • 泰州市:产危量较多的分别是废酸(HW34,7.1万吨)/表面处理废物(HW17,7万吨)/精馏残渣(HW11,3.6万吨);

  • 连云港市:产危量较多的分别是废酸(HW34,8.17万吨)/染料、涂料废物(HW12,1.61万吨)/精馏残渣(HW11,1.21万吨)/含油污泥(HW08,0.9万吨)/农药废物(HW04,0.71万吨)


江苏省产危以农药等基础化工、电子行业为主

化工行业是产生废酸,精馏残渣最多的行业,江苏作为我国化工大省,几乎每个地市都会有大量的废酸产生,例如苏州、南通、泰州、连云港等。另外,南通、连云港、扬州农药生产企业较多,产生较多的农药废物(HW04)。

电子行业会用到大量电路板,在刻电路时产生大量的蚀刻液和表面处理废物即含铜废液(HW22)及表面处理废物(HW17),苏州、无锡市聚集大量电子行业,因此产生的含铜废液及表面处理废物量较大。


危废产能:无害化资质稀缺,产能极其分散

截止到2018年1月江苏省已核发危废资质1,130万吨,无锡(222万吨)/苏州(211万吨)/常州(116万吨)/徐州(115万吨)/泰州(74万吨)/连云港(66万吨)/扬州(65万吨)/淮安(63万吨)危废资质量超过50万吨。

目前江苏省危废产能达1,130万吨,苏州无锡占38%

从可获得数据的各地市危废产量及资质量来看,江苏省危废资质量约为产生量的2.27倍。分区域看危废产量/危废资质量比例:

  • 徐州(18%)/连云港(25%)/淮安(27%)/扬州(29%)/常州(29%)占比较低,危废资质供给量相对充裕;

  • 南京及南通危废产生量大于危废资质量(比例分别为147%、114%),危废处理产能供给相对紧张;

  • 宿迁及苏州危废产量/危废资质量均超过60%,危废产能供给适中。


资源化&无害化

江苏省核发资质以资源化为主,目前资源化核发资质758万吨,占总资质的比例高达67%;此外,无害化277万吨(物化+焚烧+填埋),占比约25%;收集资质90万吨,占资质种类的8%;水泥窑协同处置约2.7万吨(溧阳中材项目);无害化资质在江苏省相对稀缺。

资质区域分布:

  • 每个地市都有资源化及无害化资质,资源化资质集中在无锡、苏州、徐州市,无害化资质集中在常州、苏州、无锡、镇江市;

  • 宿迁、盐城资质最少,分别为30万吨和35万吨;

  • 无害化资质相对稀缺,其中,徐州、泰州、南京、淮安无害化资质没超过10万吨,资质相对紧缺。


资质种类

江苏省危废种类中前5位的废酸(HW34,250万吨,占总资质的22%)/其他废物(HW49,239万吨,占总资质的21%)/表面处理废物(HW17,132万吨,占总资质的12%)/含铜废物(HW22,100万吨,占总资质的9%)/含油污泥(HW08,81万吨,占总资质的7%),占资质总量合计达到71%,危废资质种类集中度高。


从产危量/核发资质量比例角度:

  • 焚烧处置残渣(HW18)/精馏残渣(HW11)/含铜废物(HW22)比例分别为1457%、252%、106%,比例超过100%,资质不足;

  • 含油污泥(HW08)及其他废物(HW49)比例均未超过10%,核发的资质超量严重,这或与地方规划不严谨及实际产危数据未充分曝光有关;

  • 表面处理废物(HW17)/有机溶剂废物(HW06)/废酸(HW34)比例分别为73%、60%、52%,资质利用率相对充足。


近3年江苏无害化资质利用率维持在50%-55%

根据部分样本我们统计得出2015-2017年江苏省无害化危废资质利用率分别为53%、55%、50%。从样本来看,苏州无害化(焚烧+填埋)资质利用率一直很高,保持在70%以上,2017年达到87%。

  • 苏州、镇江、连云港无害化资质利用率较高与地区产危量大(相比无害化资质量)有关系;

  • 南通产危量较大且无害化资质量相对较少,理论上资质利用率会很高,但南通大部分拿资质的企业本身(或集团)为产危企业,资质利用率近2年均未超过40%或许与产危企业处置运营能力有关,与今年6月国家推出的南通化工园区危废问题集中整治相互印证;

  • 常州产危前5的企业危废大多自行处理,且资质核发量约是产危量的4倍左右,无害化资质利用率可能跟危废有效供给不足有关(例如大部分危废进行了资源化利用,或没进行合规处理),溧阳中材项目资质利用率连续2年没超过30%(16-17年分别是1%/25%),常州市工业固废安全填埋场连续5年资质利用率没超过20%。


市场集中度低,top10市占率仅10.2%

江苏省拿证企业中top10市占率达到10.2%,其中雅居乐22万吨,市占率1.9%;新宇环保15.3万吨,市占率1.4%;东江环保13.3万吨,市占率1.2%;光大绿色环保9.2万吨,市占率0.8%。

江苏省top10的无害化资质达69.1万吨,占全省无害化资质的25%,而资源化占比仅6%,可见相对优势企业更偏好无害化资质,其盈利能力比资源化高。

此外,江苏省危废处理企业中第一大股东是自然人的资质产能合计达793万吨,占本省资质量的70%,一般该类处理企业处理危废种类单一,设施相对简陋,监管成本较高,未来不排除被整合的可能。

分地市来看:

  • 苏州市:东江环保(5.3万吨资源化+2.7万吨无害化,市占率3.8%)、光大绿色环保(4万吨无害化,市占率1.9%)、星火环境(2.9万吨无害化,市占率1.4%))市占率较高;

  • 无锡市:中证环保(19.4万吨资源化,市占率8.7%)、苏利股份(10万吨资源化,市占率4.5%)、江苏新春兴再生(10万吨资源化,市占率4.5%)市占率较高;

  • 常州市:风华环保(17.3万吨无害化+1.6万吨资源化,市占率16.3%)、科融环境(永葆环保)(18.5万吨资源化,市占率15.9%)、清流环保(13.8万吨资源化,市占率11.9%)、嘉润水处理(10.5万吨无害化+1万吨资源化,市占率9.9%)、北京控股(6.8万吨无害化,市占率5.9%)市占率较高;

跨省转移:转出占15%,含铜废物、表面处理废物为主

江苏省每年都会有一部分危废通过跨省转出进行处理,2017年转出量占本省产生量的15%,比例较高(同时2017年转入危废44万吨,占本省产生量的8.6%)

从接受的省份来看,浙江、安徽、河南、山东因距离其较近,因此接受较大量的废物,而江西省政府对省外危废监管相对较松,其接受大量外来省份危废的转入处理。

2017年跨省转出危废77万吨,集中去浙江/安徽/江西

2017年江苏省跨省转出危废量77万吨,占江苏省产危量的15%;接受省外转入量44万吨,占本省产危量8.6%。2018年前6个月跨省转出34万吨,接受省外转入量2万吨,明显对省外转入量进行了一定控制。

从接受省份来看,浙江、安徽、江西占比较高,三省合计接收广东危废49.3万吨,占江苏转出危废量的64%。

含铜废物&表面处理废物占转出比例最高,达37%

从2017年转出危废种类来看,含铜废物(HW22)/表面处理废物(HW17)/其他废物(HW49)/农药废物(HW04)/含铬废物(HW31)前五合计达53.1万吨,占转出量的69%。

而从转出量和产生量的比例来看,江苏省HW49(其他废物)对省外处理资质依赖度高;剩下基本都在本省进行处理。


来源:长江环保、固废观察